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云南:曲靖“解结融冰”摘帽信访大户
来源: 国家信访局门户网站法治日报   发布日期: 2021-04-23  访问量:

曲靖市是云南省第二大城市、第二大经济体,由于人口基数大、经济发展快,煤炭开采、企业改制、征地拆迁等客观因素,全市信访总量一度排在云南全省前列。

如何减少信访存量、控制矛盾增量、提升信访工作质量,切实解决好群众的合理合法诉求,成为摆在曲靖市委、市政府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为此,2016年5月20日,曲靖市委四届132次常委会提出“举全市之力,力争用3年时间,使曲靖市信访问题退出全省前3名”的工作目标。

“经过5年信访治理,此前扎堆信访的现象已成为历史。”曲靖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吴朝武告诉《法治日报》记者,全市到京非接待场所上访人员从2015年的317人次下降到2020年的4人次,到省集体上访从2015年的85批下降至2020年的7批,曲靖市在实现“两降两升两好转”之后,兑现了5年前承诺过的“退出全省前3”的郑重承诺。至此,曲靖市信访工作摘掉了“信访大户”的帽子。

吴朝武表示,5年“解结融冰”路,曲靖市信访工作走出一条不寻常的成功路,换来珠源大地干群关系和谐情。

“一盘棋”打响信访化解攻坚战

“大禹治水,变堵为疏。治信访如同治水,关键在于解决上访人的合理诉求。”吴朝武指出,5年治访路,曲靖市正是遵循着变堵为疏的治理理念,从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出发,用诚心诚意解决多年累积的大量信访案件。

记者了解到,曲靖市通过建章立制,用好“一岗双责”“指挥棒”层层压实责任,通过用好“督查令”行使“第一交办权”,促进信访化解高效运转。

全市各级党政机关变压力为动力,“一盘棋”打响信访化解攻坚战。曲靖市委、市政府制定了《曲靖市信访问题“退出全省前3名”攻坚工作方案》,明确领导责任、部门责任、属地责任,实行挂图作战、约谈问责、一案双查。为了巩固3年“退3”战果,2020年,曲靖市委、市政府又制定了《曲靖市信访维稳八项工作措施》,进一步完善领导包案化解、领导接访约访下访、信访案件终结、信访源头治理、联合督查问责等8大项31小项工作机制。

“所有在岗领导,抓工作必须抓信访,将责任压到各级党委政府领导身上,让他们自扫门前雪,管好‘一亩三分地’。”在谈及5年治理信访的秘诀时,曲靖市信访局局长丁东平坦言,曲靖成功的关键在于明确了“一岗双责”“一案双查”,明确了抓信访的责任主体并层层压实责任。

曲靖市明确各级单位和部门党政“一把手”是本地区本部门抓信访工作第一责任人,明确市、县、乡三级党委政府班子成员必须管信访,对分管部门、分管领域、分管项目的信访工作负责,及时牵头研究分管行业内的重大信访问题。

“1个月内发生两人次到京非接待场所或两批到省集体上访的,启动‘一案双查’,既查信访事项是否落实‘三到位一处理’的问题,同时查引发信访问题和劝返化解稳控工作中的失职责任及背后存在的问题。”丁东平介绍,通过通报、约谈、挂牌等方法,压实“一把手”责任,倒逼他们主动想方设法化解信访件。

“信访大县”变身信访“三无县”

在陆良县新苑小区,曾经的上访户老马在自家开的超市里忙得不亦乐乎。

“拿到不动产权证,我也可以安心经营超市了。”原来,6年前老马一家人在该小区购买了一套3室2厅的房屋,当他们搬进新家后不久,开发商就陷入高利贷泥潭,导致小区被断水断电,不动产权证一直没办下来。老马和新苑小区的20多户业主自此走上漫漫上访路。老马他们找过县建设局等多个部门,但总是遭遇“踢皮球”。半年前,在陆良县信访局的协调下,老马终于拿到了不动产权证。

5年前,陆良县曾是全省有名的信访大县。陆良县信访局局长陈冲明向记者坦言,老马近5年的信访经历,仅是陆良县信访现象中一个非常普通的案例。

“陆良县的信访群体访、越级访等多项指标一度排在曲靖市前3名,成了远近闻名的信访大县,严重影响当地党委政府的形象。”陈冲明介绍,2016年,陆良县与曲靖市同步,展开信访治理攻坚战,全县梳理50余件重大信访案件,分包在县委、县政府领导名下,其余上百件分摊到各级各部门“一把手”手里。县委书记、县长主动包案,县委常委以及政府领导全部领到化解任务,并纳入当年考核内容,压实了信访化解责任,由此逐步摘除了“信访大县”的帽子。

2019年,陆良县进京非接待场所访和到省集体访实现“双零”,被国家信访局授予“2019年信访工作‘三无’县”称号并通报表扬。2020年以来,陆良县非访和越级访仍保持“双零”,信访工作逐步实现“由乱到治”的良性转变。

直面诉求用好“第一交办权”

“请浦局长为我们做主,帮我们要回辛辛苦苦一年多挣来的100多万元血汗钱。”记者刚走进宣威市信访局,就听到一名女子的声音从局长浦同爱的办公室里传出。

浦同爱详细听取了她的诉求后,立刻拨通羊场镇镇领导的电话:“请你们尽快将涉事企业方和当事人组织到一起,尽快解决合理诉求。”

几分钟后,羊场镇分管领导打电话联系上宁女士,宁女士接了电话后,满意地起身说:“谢谢浦局长,我们的问题有望得到解决,我这就回羊场去。”

宣威市有150万人口,曾是煤炭大县,煤炭开采引发的纠纷和信访量较大。“我们敢于直面问题,百姓提出的诉求,我们千方百计也要解决,不让矛盾纠纷过夜。”作为宣威市信访局局长,浦同爱大胆行使市委赋予的“第一交办权”。

浦同爱告诉记者,5年前,曲靖市提出“信访退3”,宣威市将治理信访放在与经济社会发展同样重要的位置来抓,提出“退5”的战略部署。宣威市委、市政府拿出诚意和有效方案,市、乡、村三级同发力,5年来化解了上千件信访案件。同时,宣威市建立“村民说事”机制,在全市29个乡镇(街道)展开。

浦同爱表示,“村民说事”通过“敞开说”“共同议”的方式,把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管理权交给群众,将权力晒在“阳光下”。镇、村干部面对面听群众“倒苦水”、吐怨言、说实话,确保群众有苦能诉、有理能讲,有问题能得到解决,“零距离”服务群众,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得到增强。

(来源:国家信访局门户网站法治日报记者石飞通讯员甘仕恩尹瀚)